首頁 > 正文
中歐班列成“一帶一路”上“新郵差”
2020年11月23日 14:12 來源: 參考消息

  原標題:中歐班列成“一帶一路”上“新郵差”

  新華社記者 李勇 趙宇飛

  每週二和週五,來自全國各地的國際郵包,搭乘着中歐班列(渝新歐)從重慶團結村站出發。它們將在約10天后抵達立陶宛維爾紐斯,再分撥至西班牙、法國等30多個歐洲國家。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全球海運、空運受阻,中歐班列成為國際郵件應急疏運新通道,在維護全球供應鏈穩定方面,交出一份出色的答卷。

  如今,以國際郵件應急疏運為契機,中歐班列運郵已實現常態化,成為“一帶一路”上的“新郵差”。其背後,是中國郵政、海關和重慶市等各方歷時多年的創新探索——依託中歐班列突破國際鐵路運郵禁令,構建國際鐵路運郵新規則,改寫國際鐵路運郵歷史。

  上千噸郵件有了新通道

  4月3日,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首發專列在重慶團結村站等待發車(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唐奕攝

  今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中歐班列成為國際郵件應急疏運的“生命線”。

  “以前,國際郵件主要通過空運和海運運輸,但疫情造成海運、空運受阻,全國國際郵件一度積壓超過1500噸。”中國郵政集團公司重慶市分公司總經理周新峯説。

  緊急時刻,中國決定利用中歐班列,對原計劃通過北京、上海、深圳三大國際互換局以空運方式寄出的郵件進行緊急疏運。

  重慶市與中國郵政、海關總署合作,依託中歐班列(渝新歐),率先為疏運積壓國際郵件開闢出一條新通道。

  4月3日,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首發專列在重慶團結村站等待發車。新華社記者唐奕攝

  “中國郵政與海關總署、重慶市等各方合作,在天津、義烏、南昌、長沙、南寧等8個口岸建立臨時轉關郵路。”周新峯説,各方制定中歐班列(渝新歐)轉關新流程,將原計劃通過北京、上海、深圳三大國際互換局以空運方式寄出的郵件改道重慶,利用中歐班列(渝新歐)緊急疏運。

  4月3日,全國首列國際郵包專列——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在重慶正式發車。它搭載着42箱國際郵件,約10天后抵達立陶宛,再分撥至西班牙、丹麥、瑞士、法國等歐洲國家。

  本次郵包專列開行的立陶宛線路,較以往的波蘭線路在價格、轉運時效和覆蓋國家範圍方面更具優勢。目前,通過立陶宛郵政能夠疏運更大範圍的歐向郵件,將郵包寄達範圍拓展至36個歐洲國家。

  “疫情發生初期,中歐班列(渝新歐)根據郵件集結情況,按照每週1至2班的頻次開行郵包專列。”渝新歐重慶物流有限公司市場營銷中心經理徐潤秋説,隨着國內疫情好轉,郵件積壓量減少,近期按每週兩次的頻次,每次3至4個集裝箱搭乘中歐班列出境。

  截至11月6日,中歐班列(渝新歐)已累計疏運重慶本地歐向郵包集裝箱326箱,北京、廣東、湖南等外省歐向郵包集裝箱470箱,疏運郵件總量約佔全國疏運郵件總量的三分之一。繼重慶之後,義烏、廣州等地的中歐班列國際郵包專列也陸續運行。

  “這是一份出色的答卷。”周新峯説。

  改寫國際鐵路運郵規則

  4月3日,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首發專列在重慶團結村站等待發車。新華社記者唐奕攝

  多年以來,郵包一直是國際鐵路禁運物品。國際鐵路運郵規則的改寫,是國際郵包專列順利開行的重要前提。

  2011年,全國首條中歐班列線路——“渝新歐”在重慶誕生,為國際郵件運輸提供了新通道。然而,鐵路合作組織(OSJD)1956年頒佈的《國際鐵路貨物聯運協定》明確規定,“在國際鐵路直通貨物聯運中不準運送郵政專運物品”。

  “重慶先是組織中歐班列(渝新歐)運郵的國內段測試,摸清基本情況。”徐潤秋説,然後又與海關總署、中國郵政等方面協調,提出利用中歐班列(渝新歐)在沿線各國運郵的設想。

  經過重慶市和中國郵政、海關總署等多方努力協調爭取,2014年6月,鐵路合作組織在立陶宛召開了運輸法專門委員會會議,討論通過了新版《國際鐵路貨物聯運協定》,刪除對禁止運輸郵政專用品的相關表述,建立國際鐵路郵件運輸規則的主要法律障礙得以破除。

  2016年4月舉行的中國(重慶)跨境電商郵政高層論壇上,沿線各國郵政以《重慶宣言》的方式正式確定了“各國合作利用中歐鐵路開展鐵路運郵,提供與跨境電商相適應的陸路運輸方式”這一原則。

  2017年3月,萬國郵聯經營理事會成立鐵路運郵特設工作組,由中國擔任主席國,牽頭開展與世界海關組織、相關國際鐵路組織以及中歐班列沿線國家共同研究國際鐵路運郵規則和標準工作。

  “推進過程中,各方共召開會議30多次,電子郵件往來達300餘封。”見證全過程的重慶市國際速遞分公司項目經理龍彥回憶説。

  2016年5月,重慶成為全國首個海關總署批准的鐵路運郵試點城市。中歐班列運郵測試工作也隨即展開。2016年10月,中歐班列(渝新歐)去程全程運郵測試成功;2018年11月,中歐班列(渝新歐)首次回程運郵測試成功,標誌着鐵路運郵歷史徹底改寫。

  中國郵政以萬國郵聯鐵路運郵特設工作組為平台,牽頭制定了具有國際組織層面指導意義的《鐵路運郵工作指南》,已成為國際貨運班列運郵規則和標準。

  此後,由重慶開創的國際鐵路運郵模式,逐步複製推廣到義烏、鄭州、成都等地,並最終在疫情期間發揮出關鍵作用。

  立陶宛線路省時又省錢

  4月3日,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首發專列從重慶一座公路橋下穿過(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唐奕攝

  如今,以國際郵件應急疏運為契機,中歐班列運郵常態化機制已經形成,中歐班列運郵已實現規模化、常態化。

  周新峯説,隨着跨境電商“全球購”熱潮興起,每年大量“碎片化”郵包運往全球,但傳統國際郵路主要集中在海運和空運,運力明顯不足,且海運耗時過長,空運運量小、成本過高。中歐班列運輸郵包的常態化,就能發揮其“成本比空運低,時間比海運短”,以及禁限寄品類少等優勢,助推跨境電商發展。

  目前,重慶正在努力提高中歐班列運郵的轉運效率、降低轉運成本,以充分發揮中歐班列相對於海運和空運的比較優勢。

  “疫情期間,中國郵政與立陶宛郵政進行了反覆溝通確認,立陶宛郵政明確表示可以完成大規模郵件轉運工作。”周新峯説,此前中歐班列將波蘭作為運郵轉運口岸,但轉運效率和成本均不盡如人意,而立陶宛線路的轉運效率和成本均明顯改善,重慶、義烏、廣州等地開行的國際郵包班列均是立陶宛線路。

  4月3日,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首發專列在重慶團結村站等待發車。新華社記者唐奕攝

  龍彥算了一筆賬:“以前的波蘭線路,郵件交到歐洲客户手中的物流時間在30天左右,而立陶宛線路將物流時間縮短到18天左右,每公斤郵件的運費也比波蘭線路降低近30元。”

  “中歐班列運郵的規模化、常態化,將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的交流從‘大動脈’深入到‘毛細血管’。”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祕書長李牧原表示,這對於維護全球供應鏈、產業鏈穩定,助推“一帶一路”走深走實具有重要意義。

編輯: 韓夢霖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6775167